• <center id="simco"></center><menu id="simco"><tt id="simco"></tt></menu>
  • 新書上架
       
    • 種子人
    • 太陽和陰涼兒
    • 兔子和蝸牛
    • 無所事事的好...
    • 穿一穿,真開心!
    • 風起時
    五星好書
       
    • 種子人
    • 太陽和陰涼兒
    • 兔子和蝸牛
    • 無所事事的好...
    • 穿一穿,真開心!
    • 風起時
    一起讀繪本資料庫 您所在的當前位置: 首頁 ->一起讀繪本資料庫
    分享與獨享——這是個問題!
    作者:皮克布克 發布時間:2020-10-15 23:00:18
    分享到:



    摘要:《誰來我家》凱蒂和爸爸住在海邊的一幢房子里,她喜歡這樣的生活。然而,有一天,來訪者瑪麗帶著她的兒子來到了她的家里。現在,凱蒂不得不和他們分享她的房子,她的玩具,她的散步,她的爸爸……來訪者再也不會走了嗎?

     


    凱蒂和爸爸住在海邊的一幢房子里。那是一幢很大的房子,就住著他們倆,所以凱蒂不但有自己的臥室,還有一間游戲室供她的玩具休息。就連他們那只叫伯爵的貓,也有自己的房間。當然啦,那不過是一個大櫥柜,但伯爵對這個窩可知足啦。每天晚上,他們在一起看電視。然后是睡前故事時間,爸爸和凱蒂輪流給對方讀書。爸爸最喜歡聽《好小子威廉》,因為他的名字叫威廉。凱蒂最喜歡聽《凱蒂又來了》。

     


    每天早晨,爸爸照料凱蒂去上學,給她準備午餐盒:周一和周五是奶酪三明治加一個蘋果,周二和周四是火腿腸三明治加一個橘子,周三是花生醬三明治加一根香蕉。他為凱蒂做早餐,凱蒂為伯爵弄早餐:凱蒂吃的是半熟的水煮蛋,伯爵吃的是添加維生素的罐裝兔肉。

     


    和爸爸一起過周末最好玩。凱蒂為爸爸做早餐:一碗麥片粥和一杯咖啡。伯爵的早餐輪到爸爸來弄。吃完早餐,他們就散步去公園。凱蒂坐在公園的旋轉椅上,爸爸用力地推她轉起來。當她下來時感覺暈乎乎的,于是假裝喝醉了酒,晃晃悠悠地一路走到海邊。然后他們在那里靜靜地坐著。

     


    有時,凱蒂會去看住在另一座城鎮的媽媽。她把過夜的東西塞進包里:一件睡袍,一把牙刷,一套換洗的衣服,還有泰迪熊。她和爸爸便在周五放學后,搭乘火車去媽媽住的城鎮。那里的火車站很大,人群熙熙攘攘。來到媽媽的公寓外面,凱蒂親親爸爸說再見,然后到門前踮起腳,按響丁零丁零的門鈴。周日,喝完下午茶,爸爸就來接凱蒂,帶她一起回家。除了偶爾與媽媽一起過周末,大部分時間凱蒂都和爸爸在一起——她就喜歡這樣。

     


    然而有一天,情況發生了變化。爸爸帶來了新朋友,家里不再只是凱蒂和爸爸兩個人了。“這是瑪麗。”他說。瑪麗笑呵呵的,凱蒂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夸張的笑容。“還有,這是肖恩。”“來一顆吧?”肖恩請她吃糖。凱蒂平時除一日三餐外從不吃甜食,因為爸爸說那會吃壞胃口的,可是她覺得拒絕肖恩又不太禮貌。“啊!”是辣的!凱蒂把那東西吐到手上,它看著像糖,可是味道卻像咖喱肉。肖恩咧嘴笑了,笑得也很夸張,都快趕上瑪麗了。“這是整蠱糖。”肖恩解釋道。“這很好玩嗎?無聊!”凱蒂說。

     


    不久,肖恩和瑪麗成了常客。凱蒂不得不容忍肖恩各式各樣的整蠱把戲。他會在盥洗室放上一塊能把臉洗黑的香皂,還帶來了橡皮蛇和橡皮蜘蛛。還有一種方糖,放到爸爸的茶杯里會變成粘稠的泡沫。“很好玩哪?無聊!”凱蒂說。伯爵對來客也沒有特別的好感,尤其是對懶婆——就是肖恩和瑪麗帶來的那條雜種狗。只有爸爸,每次肖恩和瑪麗來做客,他看起來都很高興。周末變樣了。兩位客人也加入了爸爸和凱蒂的散步,還會一起去游樂場。他們吃著棉花糖,互相喊著說話才能聽得清楚,因為那里的流行音樂放得震天響。坐上旋轉木馬或是幽靈火車,滿耳更是嘰里呱啦的吵鬧聲。

     


    有個周末,肖恩和瑪麗來家里住下了。瑪麗提來了一個舊的大野餐籃子,里面塞滿了衣服。肖恩背著一個磨得皺巴巴的帆布袋。肖恩睡在瑪麗游戲室的那張空床上,懶婆在伯爵的房間也很自在。突然間,凱蒂和爸爸的大房子變小了。瑪麗有很多衣服,好像比一整間服裝店里的還要多:印花連衣裙、條紋半截裙、帶點花花的短衫、拼色的長袖毛衣;蛇皮長靴、銀色涼鞋、芭蕾舞鞋;五顏六色的貝雷帽,還有一頂扎著粉紅絹花的大草帽。至于肖恩,他從帆布袋里掏出那么多的整蠱道具,有噴嚏粉、癢癢粉、一個橡皮荷包蛋,還有一只長滿了毒瘡的怪物爪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個魔術師呢。“很好玩哪?無聊!”凱蒂說。

     


    在這幢房子里,肖恩的整蠱玩笑和瑪麗的衣服似乎無處不在。有時候,凱蒂覺得她自己才是客人,他們不是。一切都變樣了。每天早晨,瑪麗幫著凱蒂準備午餐盒,但她總是會弄錯。周一她準備的是花生醬三明治,那本該是周三吃的,而且她沒有給瑪麗帶香蕉,給的卻是一個梨和一塊巧克力餅干。瑪麗還幫爸爸準備早餐,她似乎要用上所有的罐子、盤子和鍋。在廚房的水池里和瀝水架上,總是有一大摞臟兮兮的餐具堆得老高。她煎的荷包蛋也不軟嫩,邊上都焦黑了。

     


    周末不再像是從前的周末了。瑪麗和肖恩不像凱蒂和爸爸那樣,只是簡簡單單地走到海邊去散步。他們好像要把半個家都搬過去。他們帶的食物幾乎可以喂飽海灘上所有的人:一瓶瓶的汽水和酒、一保溫瓶的咖啡、四條毛巾、一頂帽子、好幾本書、防曬霜、水桶和鏟子、一張桌布,還有至少一樣肖恩的整蠱玩具。在去的路上,他們還在游樂場停下來,去玩了一通投幣水果游戲機。瑪麗堅持要請每個人都吃冰激凌。到了海灘,瑪麗也不肯安安靜靜的坐著,只顧一個勁的和爸爸聊天、大笑。“爸爸,你看得到我看見的東西嗎?”凱蒂在問。可是爸爸沒在聽。

     


    凱蒂常常覺得回到家才能夠放松下來,偷空上樓和她的玩具安靜地待一會兒。可就算是這種時候,肖恩還會跑過來,要和她一起玩。“那到底是什么?”凱蒂看著他從袋子里扯出一個橡膠墊,忍不住問道。“這是屁屁坐墊。”肖恩解釋說:“你把它吹足氣,然后丟在椅子上。別人坐在上面的時候,就會發出一種最粗鄙的聲音,你聽都沒聽過的。”她用雙手一擠,演示怎么把空氣從墊子里逼出來。凱蒂臉紅了,他說的一點都沒錯,那真是你能想象到的最粗鄙的聲音。凱蒂跑去告訴爸爸,可是他正忙著要和瑪麗一起出門。默里太太過來照看肖恩和凱蒂,她是一位做臨時保姆的老阿姨,總是打發孩子們早點兒上床睡覺,好讓她自己可以看看電視。“為什么我不能一起去?”凱蒂問爸爸。“只能大人去。”他說,還摟著瑪麗。爸爸看起來不再是以前的那個爸爸了。

     


    凱蒂受夠了。她不喜歡別人分享她的房子、她的花園、她的玩具、她的散步和她的三餐;她不喜歡別人分享她的爸爸。有一天,她就這樣告訴了爸爸。第二天早晨,當凱蒂下樓吃早餐的時候,她感覺有什么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房子顯得很安靜,空蕩蕩的。肖恩和瑪麗站在門廳里,已經收拾好了行李,正要離開。他們親親凱蒂和爸爸,說聲再見,然后出去關上了大門。凱蒂長吁了一口氣,重重地靠在門上。“哎呀!”看著爸爸,她說:“真好,這房子又歸我們兩個人了。”

     


    凱蒂覺得真好,每天由爸爸一個人照料她去上學,和爸爸一起讀書、一起玩,只有他們倆。凱蒂覺得很開心,重新擁有了屬于他們的周末。很快,生活就好像恢復了原來的模樣——是的,幾乎一樣吧。伯爵重新占據了自己的房間,好像也很高興。只有爸爸,似乎比往常安靜了一些,有些心事重重。

     


    漸漸地,凱蒂和爸爸的生活又回到了熟悉的軌道。可是有一天晚上,凱蒂的心里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大對頭。她在游戲室玩玩具時,突然感覺像丟了什么東西。她檢查了一遍,所有玩具都在。于是,她到每一個房間,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線索,搞清楚到底丟了什么。結果令人失望,她仍然一無所獲。那天晚上,在和爸爸一起看電視的時候,她還在不停地想:到底丟了什么呢……

     


    一直到第二天,爸爸提議:“去看看肖恩和瑪麗吧,怎么樣?”直到此時,凱蒂才意識到自己丟了什么。現在想來,有客人來一起生活也沒那么糟糕。她還惦記著肖恩的整蠱玩笑呢,尤其是那個屁屁坐墊。有天晚上,默里太太過來做臨時保姆,肖恩把那個坐墊就放在她坐的沙發上!凱蒂想念瑪麗的笑容,還有她的那堆衣服,穿起來裝扮逗樂特別適用。爸爸只有幾件舊襯衫和幾條領帶,要用起來裝扮實在太有限了。凱蒂明白了,她并不在乎他們過來分享她的爸爸,分享她的房子、她的玩具或她的散步,只要她也能分享肖恩和瑪麗。

     


    “好啊,”凱蒂說,“我們去看看肖恩和瑪麗吧!”就在他們踏上肖恩和瑪麗的花園小徑時,凱蒂確信她給肖恩帶來了一個驚喜——那天早上,她從一家整蠱商店買了一架很特別的相機,她要用它來給肖恩拍照。她會先說“請笑一個”,然后按下快門。它就會噴出水柱,正中肖恩的眉心。真想看看肖恩那時的表情,她都等不及了。

     

    【編者按】分享與獨享是每一個人都要面對的問題,具體到單親家庭的孩子,他們該如何迎接新家庭的成員呢?安東尼·布朗以超現實主義的手法精準地詮釋了單親家庭重組過程中復雜微妙的親子關系,從忍受,抗拒,到最后正視自己,傾聽內心的聲音,尋找到真正想要的生活,這個過程對孩子,或者大人都不是一段易走的路。 《誰來我家》這本書中,所有這些超現實主義的繪畫語言,都在配合故事情節的發展,揭示著凱蒂潛意識里的心理活動,把凱蒂的感受和情緒傳達給讀者。

     

    亚洲成AV人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