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simco"></center><menu id="simco"><tt id="simco"></tt></menu>
  • 新書上架
       
    • 種子人
    • 太陽和陰涼兒
    • 兔子和蝸牛
    • 無所事事的好...
    • 穿一穿,真開心!
    • 風起時
    五星好書
       
    • 種子人
    • 太陽和陰涼兒
    • 兔子和蝸牛
    • 無所事事的好...
    • 穿一穿,真開心!
    • 風起時
    專家談繪本資料庫 您所在的當前位置: 首頁 ->專家談繪本資料庫
    彭懿:一個關于死的憂傷而溫暖人心的故事
    作者:皮克布克 發布時間:2020-11-22 16:36:43
    分享到:



    摘要:充滿智慧的獾離開了他的身體,也離開了所有的動物朋友,雖然他在生前已常常告訴朋友他只是到了隧道的另一頭,大家不要為他難過。但是,在寒冷的冬天里沒有了獾,這對大家來說,實在是太難過了。直到春天的來臨,所有的動物聚在一起懷念獾,說著獾以前與大家相處的種種,大家的悲傷才慢慢撫平。



    在這個動人的故事里,獾的朋友們學會了接受它的死亡。這是一本在日本非常有名的書,在柳田邦男與松居直等人合著的《繪本之力》以及他的《尋找一本繪本,在沙漠中……》里,都有大段大段的提及。畫這本書時,作者蘇珊·華萊還是一個稚氣未脫的二十歲出頭的女學生。據她自己回憶說,那一年恰好臨近畢業,畢業作品畫點什么好呢?因為她一年級及三年級的班主任是大名鼎鼎的圖畫書畫家湯尼·羅斯(Tony Ross),所以她毫不遲疑就選擇了圖畫書。湯尼·羅斯可能是太喜歡這個有才華的紅頭發女孩了,有一天甚至找到她,“你看,這樣一個故事如何?”接著,就給她講了一個獾的故事。許多年過去了,她還以一種感激涕零的心情說:如果沒有當年湯尼·羅斯的啟發,我就不會有今天。恐怕連她本人也沒有想到,這樣一本習作竟然出版了,更讓她意外的是,翌年還獲得了為提攜圖畫書新人而設立的鵝媽媽獎(也有人索性就譯成了“鵝媽媽新人獎”)!


    不過,因為這本書的封面上寫著“蘇珊·華萊/文·圖”,可能世界上沒有幾個人知道湯尼·羅斯當了一回無名英雄,無私奉獻了這個故事的原型。其實,這本一鳴驚人的處女作的背后,不但閃動著湯尼·羅斯的影子,還有一個人的影子也隱約可見,就是被稱為維多利亞時代最偉大的黑白插圖畫家、我們所熟悉的《小熊溫尼·菩》、《柳林風聲》的插圖作者E·H·謝潑德(E·H· Shepard)。有人說乍一看,蘇珊·華萊筆下的那些人物與《柳林風聲》中的獾、鼴鼠和癩蛤蟆實在是太像了,只不過是涂上了顏色而已。我不知道說這時的蘇珊·華萊的畫還帶有強烈的模仿痕跡過不過分,但她并沒有否定這一點,她說她學生時代最喜歡的畫家就是E·H·謝潑德。當然,她說她從未想過模仿他,只是想自己如果能畫出那樣的畫就好了,當時她只不過是把素描當作了實際作畫之前的草圖。可有一天,湯尼·羅斯看到了她的畫,竟會贊不絕口:“就這樣畫下去!” 湯尼·羅斯的這一個建議確定了她的畫風。

    蘇珊·華萊說她在畫《獾的禮物》之前,腦子里最先閃過的畫面,就是一只老邁的獾坐在樹樁上面的那個畫面。這個畫面確實經典,意味雋永,不論你是頭一次讀這本書還是讀了多少遍,最后揮之不去的就是這個畫面。


    這是這本書的第一個畫面。

    簡潔的鋼筆線條,加上那么幾抹淡淡的水彩,就把那只佝僂著身子坐在晚秋、生命也同樣走到了盡頭的主人公推到了我們的面前。作者說后面所有的畫面都是誕生于這一頁。正像她所說的那樣,這一頁為整個故事定下了一個調子---悲傷而溫暖。死亡本來是一個沉重而又讓人壓抑的灰色主題,但作者卻用她那女性特有的柔情,故意在水彩里加上大量的水,沖淡了那種陰暗。或許,這就是她從不用調色盤而總是喜歡用盤子調色的緣故吧?

    蘇珊·華萊從秋天畫到冬天,又從冬天畫到春天,把一個永恒的關于死亡、愛和重新振作的故事寓意深長地契合到了四季的變化之中。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獾死后下雪的那片藍天。可以說那是整本書里最耀眼、最讓人心顫的一抹亮色了,藍得如同魔沼。正是這片藍色,成為故事的一個轉折點,把我們引入到了動物們彌足珍貴的回憶之中…

    她迷人的插圖將傷心的文字襯托得十分完美。


    這本圖畫書的主題就不用我多說了,讓我感嘆的是,作者能把死亡比喻為“走向長長的隧道的另一頭”。對于一個對死亡充滿了恐懼與未知的孩子來說,這真是一種再形象不過的解釋了。
    這本書原來的書名是《Badger's Parting Gifts》,如果直譯,應該是《獾的離別禮物》。這個“離別”,讓這本書從一開始就彌漫著一種悲傷的情緒。


    日文版的《獾的禮物》,不但把書名改成了《難忘的禮物》,還改譯、添譯了不少地方。比如有一句,我就覺得譯得非常適合孩子理解。原文說:“獾并不害怕死亡。死,僅僅是意味著他離開了他的身體……(Badger wasn’t afraid of death. Dying meant only that he would leave his body behind……)”日文是:“獾并不害怕死亡。因為他知道即使是死了,身體沒有了,但心還是會留下來的……”。獾給動物們留下了那么多美好的回憶,教會了動物們那么多的技藝,可這就是獾的禮物嗎?不,獾還教會了動物們生命的意義,這才是獾的希望。所以,這本書不但是一本關于“死亡”、學會接受“死亡”的書,還是一本關于“生命”的書呢!


    【編者按】獾雖然永遠離開了,但他所留下來的“禮物”卻像是礦藏一樣,永遠都在幫助有需要的人。 


    亚洲成AV人影院